<track id="x3vbv"><meter id="x3vbv"><listing id="x3vbv"></listing></meter></track><sub id="x3vbv"></sub>

    <sub id="x3vbv"><menuitem id="x3vbv"></menuitem></sub>

    <address id="x3vbv"><progress id="x3vbv"><font id="x3vbv"></font></progress></address>

            <th id="x3vbv"><meter id="x3vbv"><listing id="x3vbv"></listing></meter></th>

            <thead id="x3vbv"><menuitem id="x3vbv"></menuitem></thead>
            <sub id="x3vbv"></sub>

            凱迪微信公眾號
            掃描二維碼關注
            發現信息價值

            微信掃一掃
            分享此帖文

            發帖人:
            沙田仔
             |  只看此人
               樓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標簽來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體縮小 | 字體變大
            [轉帖]1974年的這份文件表明當年讀小學初中都是要錢的:
            66810 次點擊
            654 個回復
            沙田仔 于 2018/12/4 11:45:18 發布在 凱迪社區 > 貓眼看人

                有些人說,六、七十年代時我國的小孩子在如今所說的“義務教育階段”(小學和初中)讀書、上學都是不要錢的,但“黑龍江人民出版社”出版的書《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史大辭典》中收錄了一份1974年國務院下發的《關于1974年教育事業計劃(草案)的通知》作為該書的一條詞條,其中是這樣介紹這個文件的:
                1974年5月30日國務院科教組發出。《通知》規定:1974年發展教育事業,重點是繼續大力普及農村小學5年教育,加強和發展高等教育,發展廠辦“七二一大學”,積極開展工農特別是上山下鄉知青的業余教育。在保證重點的前提下,有計劃地安排中專和技工學校;……
                我國著名的“數字圖書館”——“中國知網”網站上有這本辭典的電子版供大家在線閱讀,其中這份《通知》所屬的詞條的具體地址是:http://xuewen.cnki.net/R2006050150004255.html。1970年年初,我國的小學統一把此前的六年制改成了五年制,也就是小學最高只有5年級,讀完5年級就算“小學畢業”了。這份當時的文件中規定1974年我國教育事業的發展重點仍然還只是“繼續”普及小學教育,由此可見,那個時代我國義務教育階段的小孩讀書并非“不要錢”。
                《中國教育報》2009年9月5日那一期上的文章《【教育奠基中國】1986年——九年義務教育開始實施》中說:
                ……1982年,“普及小學教育”被列入新修訂的《憲法》,1985年5月,有步驟地實行九年義務教育”被明確寫入《中共中央關于教育體制改革的決定(草案)》中。……
              我當時擔任《義務教育法》起草小組組長,負責組織起草新中國第一部《義務教育法》。在法律制定過程中遇到的第一個難題就是關于普及義務教育的年限問題。當時有人提出按照國家的財力,普及九年義務教育要求太高,財政負擔不起。但是持這種意見的人不多,因為“文革”前已經提出了普及小學教育,1982年教育部就發布了普及小學教育的文件。最后在黨中央的決策下,《義務教育法》還是決定普及九年義務教育。關于義務教育是否免費,則成為整個《義務教育法》起草、制定過程中最大的爭議。當時也曾考慮過實行免費教育,但是考慮到當時國家財政狀況和教育的規模,最后決定只免收學費,不免雜費
              在制定第一部《義務教育法》時,遵循的原則是“宜粗不宜細”,先將指導思想、經費投入、教育管理體制、課程教材、辦學條件保障、教師隊伍建設等最主要的原則確定下來,因此,最初的《義務教育法》只有18條,1986年4月12日,經第六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第四次會議審議通過,自1986年7月1日起,全國開始推行九年制義務教育。(樓主批注:《中華人民共和國義務教育法》就是在1986年的4月12日發布,7月1日開始實施的!)
                “中國教育新聞網”中如下這個地址的網頁上有這篇文章的電子版:
            http://www.jyb.cn/basc/xw/200909/t20090905_308136.html(從電子版的原文可知,此文的作者是原國家教委副主任柳斌)

            此貼已經被作者于 2018/12/4 11:50:50 編輯過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騰訊微博 分享給朋友
            凱迪社區APP下載
            一点红心水论坛
            <track id="x3vbv"><meter id="x3vbv"><listing id="x3vbv"></listing></meter></track><sub id="x3vbv"></sub>

              <sub id="x3vbv"><menuitem id="x3vbv"></menuitem></sub>

              <address id="x3vbv"><progress id="x3vbv"><font id="x3vbv"></font></progress></address>

                      <th id="x3vbv"><meter id="x3vbv"><listing id="x3vbv"></listing></meter></th>

                      <thead id="x3vbv"><menuitem id="x3vbv"></menuitem></thead>
                      <sub id="x3vbv"></sub>

                      <track id="x3vbv"><meter id="x3vbv"><listing id="x3vbv"></listing></meter></track><sub id="x3vbv"></sub>

                        <sub id="x3vbv"><menuitem id="x3vbv"></menuitem></sub>

                        <address id="x3vbv"><progress id="x3vbv"><font id="x3vbv"></font></progress></address>

                                <th id="x3vbv"><meter id="x3vbv"><listing id="x3vbv"></listing></meter></th>

                                <thead id="x3vbv"><menuitem id="x3vbv"></menuitem></thead>
                                <sub id="x3vbv"></sub>

                                優秀帖文推薦

                                  回復 | 引用 | 舉報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2/4 11:57:26    跟帖回復:
                                     沙發
                                  我用力ding
                                  回帖人:
                                  psczdz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2/4 11:58:47    跟帖回復:
                                     第 3
                                  我78年上小學,開學第一件事就是交學雜費,不過確實不多,我忘了具體數,也就2塊錢左右吧。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2/4 13:53:35   
                                     第 4
                                  轉至第3樓第 3 樓 psczdz 2018/12/4 11:58:47  的原帖:我78年上小學,開學第一件事就是交學雜費,不過確實不多,我忘了具體數,也就2塊錢左右吧。1978年全國的社員、農民們全年人均能從生產隊領到的錢只有13元!不信的話,就請看下面這篇從《大轉折的瞬間——目擊中國農村改革》一書中摘錄出來的文章:

                                  70年代的農村到底有多窮?[轉載]
                                  作者:李錦
                                  我是從“搜狐”網中的這個網頁上獲得此文的電子版的:http://www.sohu.com/a/144687029_729525)

                                      1978年,全國農村人口為8.032億,全國農民人均收入僅有133元,其中90%以上為實物,貨幣收入不足10%(就是說,現金收入只有13元左右!——樓主點評)。
                                      1978年,全國有4000萬戶農民的糧食只能吃半年,還有幾百萬戶農家,地凈場光就是斷糧之時,從冬到春全靠政府救濟,靠借糧或外出討飯度日。同是這一年,約有2億人每天掙的現金不超過2角,有2.716億人每天掙1.64角,有1.9億人每天掙約0.14角,有1.2億人每人每天掙0.11角,山西省平魯縣每人每天大約掙6分錢。
                                      每天1角錢的收入,是包括糧食、柴草、棉花等等全部收入折算出來的。實際上,不少社隊農民除了口糧外,再沒有1分錢現金分配。如果社員有點家庭副業、自留地收入,還可以補充虧空,但
                                  在那個年代,連門前屋后的樹都入了公,農民沒有其他任何收入,僅有那1角錢的分配,窮困窘迫之況當不難想象。
                                      統計數字是有說服力的,但生活中的事實更能給人留下深刻印象。下面是記者1978年在沂蒙山一個普通村莊的見聞。
                                      一個春節,我從農歷臘月二十二到正月初二在一個村住了整整10天,親眼看到在貧困中掙扎的農民生活的悲愴。在這10天里,目睹那凄慘場面,心靈在一次次巨大的沖擊中顫抖。盡管報紙一時還不能刊登這些,但我還是一次次按動快門,記下那些使人看了心酸的場面。
                                      ……(中略)
                                      來到“老支前”王大爺家,是正月初一上午10點(樓主附注:“支前”就是“支援前線”的意思,也就是給前線送糧、送衣等,尤其是用著名的獨輪車進行運送)。這是一座斜依在半山坡上的低矮草房,墻是碎石片堆起來的,里面用泥巴糊著。老人在過年前兩天沒面吃了,嫁到山下的女兒送來一碗用豆腐白菜包的水餃。老伴90歲了,已病了很久,癱在床上,聽說閨女送水餃來了,嘴里直嚷嚷“水餃、水餃”,要起來吃。王大爺掀開被子,老伴竟一絲不掛,原來老人沒有衣服穿,成天躺在這破被子里。只見大娘灰暗的皮包著骨頭,肋骨清晰可辨,兩條腿像是鐵锨把一樣細瘦。裹在她身上的棉被也已40多年了,硬邦邦的。帶我來的干部說:“沒衣服穿,躺在床上兩年了,也沒好吃的,可老媽媽命硬,今年90歲,就是不肯走。”

                                  一個冬天都睡在床上的90歲老人,見到閨女從山下送來的水餃,趕忙披被起來。

                                      就在87歲的王大爺扶老伴起床時,我隨手拍下這張照片。屋里有種說不清的味道,像是霉味,又像是臭味,干部趕快把我拉到門外。干部向王大爺介紹我是新華社記者,北京來的。老人伸出雙臂抱住我,雙眼緊瞅住,連聲喊“領導,領導”。我打量一下,大爺臉上已布滿老年斑,鼻涕流到胡須上也不擦,一根麻繩扎著黑棉襖,里面沒有襯衣。鄉干部一把 把他拉開,說把領導衣服弄臟了。大爺很不好意思,忙伸出手想替我撣,可又不敢,抬起手順便擦了一下自己的鼻涕。
                                      ……(中略)
                                      大爺聽干部介紹我是北京的記者,大著膽問:“劉司令還好吧”。我感到詫異。老人說,他與兒子一起參加過打孟良崮,打雙堆集,又打過長江。兒子當兵,他是支前的民工。到南京他就回來了,兒子為劉伯承司令站崗,當了警衛員。辭行時,還與劉司令一起拍了照片。后來獨生兒因沒有文化,老是頭疼,便主動要求回家。
                                      ……(中略)

                                  病在床上的老婦救會員,每天只吃一頓飯,飯后不讓人洗碗,餓極時能聞一聞香味。

                                      沿著“老支前”家門前的路下山,到了抗日戰爭中婦救會王正英的家(樓主附注:“婦救會”就是“婦女抗日救國會”)。老婦救會員病倒了,臉色蠟黃,呻吟不止,躺在一張床上,見來客了,想撐著起來,可欠欠身又倒下了,沒有力氣。掀開她家的鍋,從沒洗的鍋底能看得出來,煮過玉米糊糊,還有野菜。揭開面缸蓋,大約有三四斤玉米面,地上籃子里是野菜,這家人因為缺糧食,一天只吃一頓飯,要到下午3點才做飯。老婦救會員約60歲,頭發蓬亂,倒在沒有墊被的席子上。胃病發起來了,又沒錢到醫院去,就在家熬著。問她1947年帶村里婦女去孟良崮“支前”的事,她兩只眼看著我,呆呆地,不講話。男人替她回答:頭暈,記不清過去的事。枕邊有3個碗,碗底還有沒有吃盡的野菜糊糊,老[span]婦救會員不讓洗,餓了就用舌頭舔一舔,說能聞到玉米糊糊的香味。
                                      接著,我們又找到支部書記老張的家,這個58歲的干瘦老頭已當了21年干部。問群眾為什么這么窮,他說“人懶”;問有沒有辦法,他說“一點辦法也沒有”。

                                  這個村處在半山腰,土地荒薄,小麥產量只有50公斤,人均口糧39公斤,老百姓靠借錢買返銷糧。全村人均年收入只有29元,每天平均收入只有七分九厘錢,而且這還是實物折算出來的。也就是說,全年沒有一分錢現金收入。家產在30元以下的有13戶,這就意味著除去一張木床、一張破席、一床爛被和鍋碗筷便一無所有了。村里有30多個光棍漢,有的娶過媳婦,可媳婦跟人家跑了。他家算混得好的,有一堆地瓜干,從地上堆滿東邊半個山墻,還有三四個“山東白干”酒瓶。與別人家不同的,他家有一扇門,很簡陋的門,木條釘的。(見下圖)他說,村子就是有一條好的,從沒出過賊,因為沒有可偷的東西,所以也用不著關門。(樓主點評:就是說,這個村子里別的農民家大多窮得連房門都做不起!這個山東省沂蒙山里的村莊的大多數農民在冬天時還不得冷死呀!做房門要有鉸鏈、門銷(門栓)、釘子等材料和錘子、刨子、鋸子等工具,當年如果要請專門的木工幫忙做門,應該只能去縣城的“集體(性質的)企業”——手工業合作社、木器生產合作社,出錢叫它派它的“職工”——木工來做)

                                      他的50多歲的老伴一直在旁邊,手插袖筒里,聽我們拉呱。出了他家,干部在路上介紹,這支部書記還是新郎官,剛成親才3個月。他當了20多年干部,可也當了30多年光棍。不久前,看這女人的老伴過世了,才把她接過來,這女人在人家那邊已當奶奶了。干部還介紹,聽說這支書年輕時就愛上過這女人,因為他家太窮了,就跟了別人。沒想到30多年村里一直窮,老張也說不上媳婦。有人說是老張有真情,在一直等候她。也有人說是女人看上老張家堆半墻的地瓜干,能吃幾年。不管咋說,最后,老張還是得到了這女人,現在日子過得還是蠻和睦的。鄉干部說,城里文化人知道了這事,說不定能編出個梁山伯祝英臺一樣的戲文哩。聽了這曲折又令人心酸的故事,我特地又轉身回去,為他們在地瓜干堆前拍了一張“結婚照”,拍照時他們都笑不起來,臉上流露出憂愁(見下圖)。臨出門時,這對夫婦直把我們送出來,連聲囑咐“領導,好走”。

                                      一個當了20多年干部的人到50多歲才娶上媳婦,這個村有那么多光棍漢,過不了多少年,這個村子不就會自生自滅么?



                                  作者李錦1980年9月30日在農村進行調研時的情景(圖片來源:李錦名叫“李錦解讀國資新聞”的微信公眾號)。李錦,《中國企業報》總編輯、新華社高級記者,曾任新華社西藏分社副社長、山東分社副社長等職,兼任過山東大學、山東師范大學、濟南大學等七所大學的教授。從70年代末擔任新華社記者開始的二十來年時間里(尤其是70年代末、80年代初),他就常年下鄉進行實地采訪、調查。


                                  當年李錦在農村采訪農民時的景象


                                  現在的李錦

                                  此貼已經被作者于 2018/12/4 14:00:24 編輯過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2/4 14:06:08    回復 3 樓:
                                     第 5
                                  在“人民公社”制度下,社員等于是給生產隊打工的打工者、員工(民工),但當年生產隊是至少要隔四、五個月才發一次工資給社員的,平時是一直都拖欠著不發,只發最基本的“生活費”——口糧給社員的!(給社員發工資當年稱作“給社員結算工分,分紅”。一年發幾次根據當地種水稻一年種幾季,種一季就“一年‘分一次紅’,一年發一次工資”,種兩季就一年發兩次工資,三季就發3次) 而且當年相當多的農戶由于家里勞動力少、小孩多,或身為“獨子”,要獨自贍養老人,或自己身體弱,因此掙的“工分”很少,年底結算工資時扣掉一年的“伙食費”——糧錢后,反而欠生產隊錢,要給生產隊錢,成為所謂的“倒掛戶”!其實導致這種現象的真正原因是當年農民要無償交納的“農業稅”,即要交納的公糧的任務過重,以及國家把收購農民的“余糧”的收購價定得太低!詳情參閱下面兩篇文章:

                                  “倒掛戶”和“順掛戶”

                                  轉自浙江紹興市柯橋區的《柯橋日報》2015年7月5日的那一期:http://epaper.zgkqw.com/html/2015-07/05/content_110887.htm
                                      作者:丁松盛
                                    “倒掛戶”和“順掛戶”兩個名詞,是那個時代的生產隊貧和富的代名詞。
                                    1961年5月21日,中央在北京召開工作會議,對“農業六十條”作了修正,解散了公共食堂,取消了供給制。……
                                    ……男女社員按勞動力強弱,評出勞動折頭,最高一級為十折頭,又稱全勞動力,是指力氣大,能夠上岸會挑、落船會搖,各種田畈生活難勿倒的青壯年。婦女評為六折,弱一點的特別是小時候還纏過腳的婦女,只能評5折頭。這種土職稱評議,在農村中基本統一。不是正統種田而參加生產隊勞動的人,稱謂“半路出嫁”,田畈生活是外行,哪怕此人是壯年,在評折頭時最多也不會超過9.5折。
                                    按需分配的供給制取消后,生產隊執行的是各盡所能、按勞分配制。糧食有價、定額供應,按人口供應低標準口糧。一年的口糧,稻谷(稱為主糧,包括部分大小麥)每人450斤,有的地方是500斤。……
                                    生產隊記賬員一到年底,要把各農戶的口糧、各種農副產品的分配數,以及投入的人、畜肥和其他生產成本,上報給大隊會計,由大隊會計核算各隊總收入、成本總支出、凈收益和工分值,這就是年底決算方案。
                                    年底決算方案一出,吃飯的人多、勞動力卻少的農戶,特別是有老弱病殘的家庭,所掙工分和投入的肥料少,分到的口糧、農副產品價值不成正比,決算賬面出現負數,這種農戶稱為“倒掛戶”,出現正數的農戶稱為“順掛戶”。“順掛戶”年底可以按順掛數額拿到鈔票,鈔票的來源是生產隊部分糧食、經濟作物賣給國家收購部門的收入,其余是“倒掛戶”的上交款。歷年倒掛交不清、還不完的農戶,稱為“老倒掛”。
                                    生產隊里,我家是有名的老倒掛戶,主要是父親有腰痛病(大該屬現在的腰椎間盤突出),基本喪失體力勞動,一家五張嘴,僅靠母親一個婦女勞動力。等我16歲參加勞動,一天3個工分,也是入不敷出,難以改變年年倒掛的狀況
                                    倒掛戶是“三等公民”,是個抬不起頭的稱呼。記得有一年,家里賣掉一頭豬,交給隊里45元,家里留下5元多,其中買了一副豬大腸。燒豬大腸也動了腦筋,把煤球爐拎入后半間,關著門燒。因為燒豬大腸要放入大茴、桂皮、老酒,怕香氣四溢,被四鄰在背后指脊梁骨:欠債勿還,自己倒是“謊吃妄用”。
                                    “順掛戶”總是春風得意,賬面上有幾十元收入,可以熱熱鬧鬧過年,拿上布票去買布,兒女穿上新衣裳。但有的“順掛戶”也有難處,兒女們長大后參加勞動,掙的工分多了,成了順掛戶,當然是高興歡喜,但兒子大了要討老婆,進賬的幾十元錢遠遠不夠,再向親戚朋友借些,湊湊刮刮準備了100多元的財禮錢,兒子討老婆辦喜酒還是欠了一筆債!

                                  記憶猶新“倒掛戶”

                                  轉自浙江湖州市德清縣的縣委和縣政府聯合主辦的《今日德清》報2008年8月13日那一期的第15版:http://www.cnepaper.com/JRDQ/html/2008-08/13/node_1.htm
                                  (此報紙現已更名為《德清新聞》報)
                                    文:板撟
                                    第二屆民間收藏展,展示一批時代性極強的流行語,耐人尋味;其中“倒掛戶”一詞,因為本人親歷,感觸尤深,故而更加“觸景生情”。
                                    現在三十多歲以下的人可能還沒有聽說過“倒掛戶”這個詞。其實“倒掛戶”就是人民公社時代,生產隊年終分配時,倒欠生產隊的“透支戶”,叫“倒掛戶”。
                                    1962年,我于德清二中畢業,回到生產隊參加農業勞動。回生產隊勞動,從大處說是建設社會主義新農村,從小處說是掙工分養家糊口。從那一天起,我就是生產隊里名副其實的“倒掛戶”主。
                                    我的“倒掛戶”的原因是:吃口重,勞力少,勞動工分所得報酬,抵扣不了應得分配糧食、實物開支,“倒欠”生產隊,“透支”了,成了“倒掛戶”。
                                    “倒掛戶”在我們生產隊并非我一個,而是占了一小半。其中大多與我一樣,吃的人多,做的人少,因而“倒掛”。也有因病“預支”多了而“倒掛”的;還有因為“討老婆”而“倒掛”的。

                                    “討老婆”怎么會“倒掛”呢?我們生產隊的老隊長有一副菩薩心腸。那時候討老婆不用自由戀愛,也不必門當戶對,只要有飯吃就行。老隊長擔心年輕人討不到老婆,不管是有心介紹來的,還是無心撞上門的,甚至于討飯找上門的,只要人家說聲“要”,照收不誤。多張嘴多口飯呀!沒有戶口怎么分糧食呢?老隊長說,大家省一口吧,誰個不想討老婆?口糧分上了,可報酬沒有呀,于是多了一個“倒掛戶”。老隊長說,夜里當老婆,白天是勞力,讓她自己拔自己的“倒掛戶”吧!
                                    其實“倒掛戶”的真正原因是:窮!生產隊太窮了!一個勞動日10個工分,分了3角8分錢,你說能不“倒掛”嗎?
                                    社員們誰不想多分幾個錢?老隊長何嘗不想增加工分值啊?可那么容易嗎?
                                    我們這個生產隊有水田三百多畝,桑地三五畝,池塘兩三畝,除此之外只有社員的自留地。除了生產糧食,養幾張蠶種,沒別的出產;池塘養魚只夠社員過年自己吃。生產糧食成本高,越多越虧本,因此“倒掛戶”也是“命中注定”。
                                    老隊長是個精明人,他挖空心思想辦法增加收入。我們生產隊南面就是英溪河。那時的英溪河水很淺,河床盡是上等的黃沙,連生產隊的一些零碎土地也是沙地。而德清東部、嘉興地區,甚至于蘇南、上海,都因為生產隊澆筑曬場、建造倉庫,前來搞黃沙的。老隊長銳敏地感覺到這是個機會,抽出一部分勞動力,挖黃沙賣錢,增加生產隊收入。

                                    這原本是好事,可那時就犯禁了。挖黃沙是“不搞農業搞副業”,是“資本主義”歪門邪道。大隊里來人了,老支書求老隊長“顧顧我的面子”,公社里來人了,把老隊長叫到大隊“吃批評”

                                    老隊長回來一臉的不服氣,他說見錢不賺是“呆大”。我又不是黨員,這隊長是大家選出來的,怕什么!大不了不干!于是,他把勞動力分成兩撥:身強力壯的搞黃沙,悄無聲息地;婦女與老弱病殘搞積肥,大張旗鼓地……
                                    那一年生產隊收入大增,每個勞動日分了六角二分,“倒掛戶”拔掉好幾個,我也減少了“倒掛”,稍微松了口氣。
                                    這樣干了幾年,“倒掛戶”雖然減少了幾戶,但是“你方唱罷我登場”,仍然斷不了根
                                  。我也還是老“倒掛”。原因么,還是吃口重、勞力少。有幾戶兒女長大勞力強了,不“倒掛”了,但是兒女多的又跟上來了,而且兒女大的又要討老婆生孩子。因此,這“倒掛戶”像菜園里的韮菜一樣,割了又生生了又割,永遠割不完似的。
                                    起先,“倒掛戶”被人看不起,說吃口重的是“只會生兒女,讓生產隊養著”;或者“養不起,生出來做啥?”后來“六十年風水輪流轉”,誰家都有成為“倒掛戶”的時候,“倒掛戶”反而“吃香”了,還反唇相譏:你能“倒掛”嗎?你怎么不能生幾個出來呀!
                                    要想把生產隊里的“倒掛戶”都拔掉,沒有別的辦法,只有增加勞動日分紅!可是,增加分紅談何容易?鈔票呢?
                                    后來文化大革命開始了,人人都像成了“仙”,好像只要“政治掛帥”,不吃飯也不會肚皮餓似的,鈔票是談都不要談起!“倒掛戶”的出頭之日更加渺茫了。
                                    老隊長老了,換成了新隊長。新隊長怕“資本主義”,不敢抓副業。社員們說,你睜一只眼閉一只眼吧!“吃批評”我們大家去!問問他們公社干部:當干部不拿工資行不行?他們要生活,我們不要生活呀?于是,新隊長也打起了“擦邊球”
                                    這樣磕磕絆絆地過日子,其他倒無所謂了,反正你窮我也窮,全隊大家窮,蚤多勿癢,債多勿愁,“共產主義”窮“光榮”嘛!難的是年輕人討老婆,這地方分紅好不好?好個屁!一個勞動日六毛錢!“出脫”!婚事“泡湯”了!大姑娘連“看人家(相親)”也不來了。又問:這份人家條件怎么樣?條件么,“倒掛戶”!好!完了!哪個大姑娘敢上門來?
                                    新隊長長嘆一聲:兒“荒”好挨,卵“荒”難過,苦了年輕人哪!
                                    批評只管“吃”,“資本主義”照搞不誤。反正你搞我也搞,大家都“壺里喝酒——肚里有數”,你知,我知,天知,地知!
                                    “四人幫”粉碎,大家揚眉吐氣,“資本主義”從“地下”轉到“地上”。隊長們誰也不用瞞,比賽誰個生產隊分紅多,誰個生產隊“倒掛戶”少,或者摘光了“倒掛戶”的帽子!
                                    十一屆三中全會之后,生產隊搞起了聯產承包責任制。幾年之后,政策更加放開。社員們糧食吃不完,經濟上也逐漸活絡起來了。
                                    起先幾年里,生產隊還有年終分配方案,可“倒掛戶”是一年比一年少了,直至消失。我是幾年前就摘除了“倒掛戶”帽子,因為我的兄弟都長大了,勞動力強了,分紅超過了人家。究竟是誰家為“最后一個‘倒掛戶’”,今天也記不起來了。
                                    隨著改革開放的深入,社員們的經濟條件一年比一年好起來,“倒掛戶”是徹底消失了,隨之而來的是“萬元戶”興起
                                    社員們不再為“倒掛戶”犯愁。“犯愁”的是如何把自家的房子從草棚改成瓦房,再如何把瓦房改成“西洋樓”;年輕小伙子則想如何挑個漂亮又賢惠的好老婆,因為經濟上的改變,年輕人的婚姻大事由被動轉為主動……
                                    “倒掛戶”的往事雖然過去了整整三十年,但今天還是記憶猶新。重提“倒掛戶”,除了回顧改革開放的偉大成就,同時還要珍惜今天的美好生活,激勵滿腔熱情,去爭取明天更加美好的生活。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2/4 14:53:38    跟帖回復:
                                  6
                                     “ 生產隊是至少要隔四、五個月才發一次工資給社員的”


                                  農村哪個地方的生產隊四、五個月給社員發一次工資?我記得七十年代生產隊都是農歷年底分紅。中間按照農作物收成分一些實物。
                                  回帖人:
                                  50后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2/4 14:59:38    跟帖回復:
                                  7
                                  上學當然要交錢了,兩塊五的學雜費么!極少數人可以申請免交。
                                  我是63年上的小學,沒有享受過免交的待遇。
                                  回帖人:
                                  feixd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2/4 15:20:23    跟帖回復:
                                  8
                                  忽悠去打孟良崮、雙堆集,嘗嘗后果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2/4 15:26:22    跟帖回復:
                                  9

                                  當年山西省興縣蔡家會公社碾坪會生產隊小學衣衫襤褸的孩子


                                  當年興縣惡虎灘公社牛家坪小學的孩子也是衣衫襤褸,他們的鞋子也都明顯地不合腳,有的干脆就沒穿鞋子!從他們穿的衣服來看,當時絕對不是夏天!


                                  1958年甘肅省武威縣(現武威市涼州區),農場里,幾個
                                  剛從沙堆里御寒后爬出來玩耍的,穿破棉襖的光腿孩子。當地人把這種在冬天把自己的下半身埋進沙堆里御寒的小孩叫作“沙老鼠”。這張照片的拍攝者是新華社記者黎楓。請注意!圖中左起第3個小孩戴的那種帽子是當時那個時代很流行的一種名叫“解放帽”的帽子!圖中左側光禿禿的樹則顯示當時是冬天!(“解放帽”就是民間仿造50年代解放軍的軍帽的款式生產的一種帽子,其“款式”與當時的軍帽僅有的區別只是“解放帽”上沒有帽徽、軍徽,另外有的“解放帽”的顏色與當時正規的軍帽有點差異)


                                  1958年2月的早晨,下放到甘肅武威縣“先鋒集體農莊”的省級機關干部們走在上工的路上。 這是黎楓同一時期在當地拍的另一張照片。“中國老攝影家協會”網站的這個網頁上有對黎楓的生平的簡介:http://www.cspa.com.cn/_d271325907.htm。其中這樣說:“黎楓,男,1929年生。1944年在游擊區任教。先后在‘抗大’二分校、冀中軍區攝影訓練班學習。1949年任第68軍攝影股長,1951年隨軍入朝參戰,1954年任志愿軍政治部攝影組長。1957年轉業到新華社任攝影記者,先后任甘肅、廣東分社編委、攝影組長。1965年任新華社海南軍區支社副社長。1972年調任新華社攝影部國內編輯室主任。1978年任攝影部副主任。1984年任《瞭望》新聞周刊副總編輯、總經理。


                                  左圖為1955年黎楓授銜時留影。右圖為黎楓近影


                                      這張光腿小孩的照片同時也是2003年12月12日到04年7月10日在廣州、上海、北京舉行的《中國人本——紀實在當代》巡回攝影作品展的第524號作品,2006年到2009年時這個攝影展又在德國的柏林、慕尼黑、法蘭克福,英國的愛丁堡,美國的紐約進行了巡回展覽,并出版了專門的攝影集!下面這篇文章則講了最早公開這張照片,把它拿到攝影展上進行展覽的策劃者、策展人——原中國新聞社廣東分社攝影記者“安哥”(即彭振戈)是如何得到這張照片的,以及當年這張照片的拍攝者黎楓是如何拍到這幾個小孩光腿的景象的:

                                  讀圖讀中國(2)
                                  摘自廣州“花城出版社”出版、彭振戈所著的書《哥哥不是吹牛皮》


                                  2.《中國人本》作品524號 黎楓


                                  1958年,甘肅武威 農場里,幾個穿破棉襖的光腿孩子。

                                      黎楓前輩已年過七十,身材高大,精神矍鑠。革命戰爭時期他是沙飛的學生,60年代他曾任新華社攝影部副主任。這張照片是這樣拍到的:1958年,他正在拍攝宣傳“大躍進”的照片時,回頭見到五個正看熱鬧的小朋友上身穿著破棉襖,下身光著身子光著腳,大冷的天,他們直打哆嗦。黎楓前輩本能地把鏡頭對著 他們按下了快門。
                                      當黎楓前輩把這張保存完好的攝于40年前的照片和底片交到我手里的時候,我心中對他肅然起敬
                                  。我欽佩這位革命前輩追求真實的勇氣和氣派。


                                  “嶺南美術出版社”出版的《中國人本——紀實在當代》攝影集


                                  騰訊圖片頻道中這個網頁上的文章《1958-1960年:“大躍進”運動時期老照片》里也收錄了這張照片:http://news.qq.com/a/20090806/000827_10.htm,并且文字解說也是“1958,甘肅武威,農場里,幾個穿破棉襖的光腿孩子”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2/4 15:34:12    跟帖回復:
                                  10
                                  78年四川,小學一年級學雜費,3元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2/4 17:15:44    跟帖回復:
                                  11
                                  60年代中學學雜費每學年3元,如果一家有幾個孩子,還是算個負擔的,那時家庭的收入很低。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2/4 17:22:30    跟帖回復:
                                  12
                                  這個帖子又得走老套路,一方網友是攻其一點不及其余,另外一方網友不承認對方網友證據合法性。大家互相上手段,最后變成無聊的吵來吵去。等帖子有60頁左右跟貼,就被川西高手給鎖定。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2/4 17:25:32    跟帖回復:
                                  13
                                  80年代南京郊區國營鐵礦子弟學校,學雜費還是要交的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2/4 17:26:11    跟帖回復:
                                  14
                                  但是那時期大學是不收學費的,研究生是領工資的。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2/4 17:27:31    跟帖回復:
                                  15
                                  這類帖子,攻其一點不及其余的網友們好多人是踅摸著抹黑中華人民共和國,幻想發帖推翻中國現行制度,迎接臺灣民國回大陸執政。但話又不敢明說,不敢挑明。只好用曲筆,曲線救國,用合法手段進行非法斗爭。

                                  維護大陸制度的網友也知道對方網友想什么,采取最多的辯論手段就是直接否定他們證據合法性。因為都知道他們是在用合法手段進行非法斗爭。社會總歸有三六九等的差別,對方網友上臺,社會就沒三六九等差別就沒特權了?美國社會沒特權?社會前進中總歸不會一帆風順。

                                  66810 次點擊,654 個回復  1 2 3 4 5 6 7 8 9 10 ... 44 下一頁
                                  跳轉論壇至:
                                  快速回復:[轉帖]1974年的這份文件表明當年讀小學初中都是要錢的:
                                  本站聲明:本站BBS互動社區的文章由網友自行帖上,文責自負,對于網友的貼文本站均未主動予以提供、組織或修改;本站對網友所發布未經確證的商業宣傳信息、廣告信息、要約、要約邀請、承諾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實性、準確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擔保和確認。因此本站對于網友發布的信息內容不承擔任何責任,網友間的任何交易行為與本站無涉。任何網絡媒體或傳統媒體如需刊用轉帖轉載,必須注明來源及其原創作者。特此聲明!

                                  【管理員特別提醒】 發布信息時請注意首先閱讀 ( 瓊B2-20060022 ):
                                  1.全國人大常委會關于維護互聯網安全的決定2.凱迪網絡BBS互動區用戶注冊及管理條例。謝謝!
                                  •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