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ck id="x3vbv"><meter id="x3vbv"><listing id="x3vbv"></listing></meter></track><sub id="x3vbv"></sub>

    <sub id="x3vbv"><menuitem id="x3vbv"></menuitem></sub>

    <address id="x3vbv"><progress id="x3vbv"><font id="x3vbv"></font></progress></address>

            <th id="x3vbv"><meter id="x3vbv"><listing id="x3vbv"></listing></meter></th>

            <thead id="x3vbv"><menuitem id="x3vbv"></menuitem></thead>
            <sub id="x3vbv"></sub>

            凱迪微信公眾號
            掃描二維碼關注
            發現信息價值

            微信掃一掃
            分享此帖文

            發帖人:
            sdjhf
             |  只看此人
               樓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標簽來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體縮小 | 字體變大
            [轉帖]華大基因老汪—《新狂人曰記》
            2557 次點擊
            21 個回復
            sdjhf 于 2018/12/19 11:08:41 發布在 凱迪社區 > 貓眼看人
                汪建:我從22世紀穿越回來,和你談完,就得回去了

                人物

                百家號12-2014:50

                

                「如果大家理解支持我們,我們就敲鑼打鼓,熱熱鬧鬧,奮勇前進。如果大家不同意,不支持,反對、保留各種都有,我們就自娛自樂,邊走邊唱。」

                文|安小慶

                編輯|柏櫟

                攝影|高遠

                談華大爭議:落井下石的人不少,但我們不動搖

                《人物》:你怎么看華大今年以來遭遇的爭議和風波?

                汪建:從5月份到11月份它沒停過,但是我們垮了嗎?我們華大內部有人動搖了嗎?但是也反映一個問題,就是為什么沒有人站出來,沒有國家層面的人站出來來保護我們?實際上這是牽涉到源頭創新和創新驅動的一個根本利益問題,然后這個學界和政界的這種搖擺,其實對國家的創新驅動是不利的。而且銀行過于功利,落井下石的人那么多,說我們對股民不負責任,我就收斂一點的,要不然我為什么……

                《人物》:接受采訪?

                汪建:我接受采訪我還是這樣,為什么?我問心無愧我為什么要委屈自己?不說要委屈自己,我為什么要那個屈意求啥呢,我不理你,對吧,你要采訪我就照樣這么……該說就說了。因為我說這個經得起時間、實踐和社會檢驗的。

                《人物》:這幾個月里面有過焦慮的時候嗎?

                汪建:沒有,我為什么要焦慮啊。就說我們現在被人挑出來的瑕疵,除了科技部的這個事情(注:2018年10月24日,科技部在官網公布了六份行政處罰決定。其中,2015年9月做出的國科罰[2015]2號處罰決定書顯示,華大基因和華山醫院未經許可與英國牛津大學開展中國人類遺傳資源國際合作研究,華大基因未經許可將部分人類遺傳資源信息從網上快遞出境,于2015年被處罰1萬元),其他的那些無中生有的東西它有意義嗎?我去回答它有意義嗎?我根本不予理睬。

                《人物》:覺得挺委屈?

                汪建:沒有啊,我現在挺好。我只是告訴你,這種現象在我們身上我們扛過來了。

                《人物》:日常生活有受到這些事情的影響嗎?

                汪建:我還不知道我是什么人嗎?你愛咋的咋的,你把我怎么著啊。當年(2006年汪建在中科院時期被舉報貪污科研經費,中科院對其進行調查和審計)我把那個審計的人從我辦公室趕出去,我就告訴他,雙規我吧,公安局拘捕我,檢察院逮捕令,沒有這三個你給我滾蛋。

                我忍氣吞聲忍了4個月了,然后所有的黨員、所有的干部都簽字要跟我劃清界線,要揭發。那我說好你揭發唄,4個月了還沒揭發出來,我就說要么就是我隱藏的太深,要么我就是一個雷鋒,你給我一個說法。(就算是)我隱藏的太深你查不出來你也得認啊。最后他說我不管雷鋒,那我就翻臉。我說我跟你是私仇,你再來我就關門,咱倆(門里)比劃。

                我們在下鄉的時候急了就是,來,咱們倆出去單挑,不抄家伙單挑[霍世杰(Shiji1] 。

                《人物》:這所有的質疑、評論、批評和建議里,比如說公眾最關注的無創產前基因檢測(注:2018年7月,一篇名為《華大癌變》的文章以一個案質疑華大基因代表的國內無創產前基因檢測技術,在消費環節中被過于「推崇但實際上未能起到篩查作用,使一產婦產下生理缺陷嬰兒,進而認為華大已演變成為一間作惡的公司),有評論認為在個案的特殊性之外,這件事是否也提醒技術的研發和提供者,在推廣的速度、規模與公眾科學普及、消費者教育之間存在的距離?

                汪建:首先需要說明的是,湖南案例不是漏檢,而是不在我們的檢測范圍內,我們所提供的服務是合格的,檢測范圍內的結果是正確的。我們的無創產前篩查針對的是13三體綜合征、18三體綜合征、21三體綜合征這三種染色體異常,也就是是否多一條染色體。而湖南這個案例是13號染色體的長臂片段缺失,某一條染色體上缺了一段,這不在我們疾病篩查的范圍之內。兩者在醫學上完全不是一種疾病,相當于拿著A病的篩查結果,說沒有檢出B病。

                而且目前我們的無創是百分之九十九點幾的準確率,你再苛求它有意義嗎?臨床上什么事情你能做到百分之百的?無創作為一項篩查技術存在假陰性的風險,所以為了保障受檢者,我是第一個提出通過保險對漏檢進行賠償的。我們為每一位受檢者購買檢測醫療保險,如果無創沒能檢查出來染色體倍數異常,發生意外情況,保險公司會提供保險保障。

                《人物》:除了準確率的問題,還有醫生推薦服務的時候,和消費者的溝通過程是否全面對等、明確告知的問題。

                汪建:首先,我們在無創知情同意書中是有明確告知檢測適用范圍和技術局限性的。無創產前基因檢測的定位是一種篩查手段,不同于作為診斷手段的羊水穿刺。醫學上定位篩查可以允許有一定不準確,但是盡量減少漏的,篩查是一個相對便宜的方法,盡可能大范圍篩查,診斷是為了最后下結論,這是區別。

                但是,原來的傳統唐篩的準確率是百分之六七十,做完篩查100個高風險的,大概有2-3個通過羊水穿刺確診會是真正的高風險。而同樣作為篩查手段,無創產前基因檢測的準確率就提高了很多,百分之九十九點幾。更何況,我們無創的定價是市場價格的1/3,我從來就問心無愧。所以我就是我,但是我可以態度好一點。

                《人物》:怎么好?

                汪建:不罵人就是,我不理你就是了,就不說就是了。

                《人物》:也有人認為華大「價格殺手」的角色不符合市場經濟的常理。

                汪建:我沒有競爭,我是心中只有人民,(只有)消滅疾病。我上市的時候為什么不去敲鐘?治病救人不應該是商業行為,這是我永遠不變的觀念。這是我從做醫生的時候,老師教導我的,我永遠記住這個,不要拿人家的病當做一個商業行為,那就缺八輩子的德,我不同意,得罪誰我都要得罪。

                2017年7月14日華大基因上市——敲鐘

                我什么時候服人管,我乃來自花果山

                《人物》:今年這種狀態里,會有感覺孤獨的時候嗎?

                汪建:老王(王石)說的,「你活該一輩子這樣」。

                《人物》:他說你活該,為什么?

                汪建:我選擇的一條就是人類的終極的目標——你是22世紀的人,你跟21世紀的人怎么搞到一塊呢?

                《人物》:那你有懷疑過自己還是更適合做一個戰略制定者或者科學家,而不是企業管理者?

                汪建:我最討厭就是這兩個詞(注:指企業、企業家),一個有企圖的業務,有企圖的人。我啥家都不是,灑家。還有一個叫什么?管理,我最討厭的就是管理,管理就是一個官,我什么時候服人管,我乃來自花果山。當時華大成立就是一幫志愿者,有高度的自律、自覺和自由的。所以我不愿意用工業時代的那些詞語來套我們。

                《人物》:您所說的工業時代有哪些特質?

                汪建:過于的物質化。過于的財富化。比如領帶,那叫外延表現,領帶是什么,是17、18世紀的法國那些騎兵們,拉上來是一個圍巾,拉下去是一個方巾。后來打仗少了,騎兵少了,就把那個寬的帶子變成一個窄帶子放下來。這是工業革命戰爭的一個產物,它有意義嗎?

                《人物》:所以你去開會也不穿?

                汪建:我這個就是正裝(采訪當天他如同往常一樣,穿著華大的文化衫)。

                《人物》:穿成這樣過去?

                汪建:對啊,你不歡迎我就走唄,無所謂啊。

                《人物》:華大基因從市值最高過千億到現在200多億,這個數字的減少對你內心來說毫無波動嗎?

                汪建:我從科學院離開的時候,兩個小時就調整過來了。

                《人物》:股價的下跌對你的沖擊還不如從中科院離開是嗎?

                汪建:2018這次的整個波動,是非理性的波動,我去擔心干什么呢?而且我早宣布了,我不減持(注:汪建曾在華大基因2017年上市時公開宣布中國出生缺陷不下降,他永不減持)。

                《人物》:你的同事有沒有建議過你在公開的活動和演講中,盡量少用帶有絕對意味的表達和敘述?比如說你曾說,所有員工都必須活到100歲。

                汪建:我為什么改風格?西方的那些國家統計數據,中國人為什么就不去指責呢?現在基本上南歐、西歐,2000年出生的人的預期壽命,整個國家都是超過100歲的,為什么沒一個人去質疑呢?

                《天下無賊》,我看了好幾遍,「天下無賊」是一種愿望,對不對?那我們為什么不能說天下無病呢?為什么不說天下少醫、少藥呢?為什么不活到100歲呢?

                《人物》:還有員工不允許放支架,不允許搭橋。

                汪建:你看我們做的所有影像系統,就是要早早地預測、預防了,你干嘛要放那個去呢?

                《人物》:你不訂閱什么公眾號嗎?

                汪建:我不看,因為我覺得我從那兒得不到啟發。你看我很少跟企業家來往。

                《人物》:為什么不喜歡跟企業家在一塊兒?

                汪建:沒有共同語言啊,說什么啊?是賺錢還是什么?老王(王石)都跟我說,老汪你太過分了,你老站在道德高地上,讓我們都抬不起頭來。我說,我說真話他們就受不了,他們那些活動,我也就很少去。

                《人物》:你說正在學習變得nice,具體有什么表現嗎?

                助理:比如花10個小時接受采訪。

                汪建:沒什么變化,我沒什么變化,因為我沒有實質性的變化,而且我在華大好像還蠻受歡迎的。

                《人物》:很多人覺得你在接受采訪的時候總是顯得很暴躁?

                汪建:如果我任何話里面有科學的錯誤,你抓住我,往死里打,你現在就是從這個工業的思路,農業的思路,中國傳統文化的思路來跳躍性地判斷我們,那不生氣嗎?

                你看我們這一版的這個科學論文(在接受采訪的會議室門外,被精心裱裝的頂尖國際學術期刊封面占據了整整一面墻,它們是華大部分具有代表性的科研論文,每張封面右下角貼著的數字是該篇文章的引用率)。中國最好的學校前些年的平均引用率是9左右,我們這些文章的引用率你看看,最少都是他們平均引用率的10倍左右。

                另外一個,華大是為人類基因組計劃而誕生的,所以自己敢說自己生的偉大。我們的事跡,是刻在中華世紀壇的最后一條,你們知道這個嗎?

                《人物》:我記得你原來講過,不太在意外界的評價。

                汪建:不是,我沒法回答,但是你現在是影響了國家的決策,影響整個股市。人家批評我,是吧,說我對股民不負責任,我要是不上市的話,我為什么要在乎你呢?我在乎的是這些人。

                《人物》:還有人舉報華大以高科技名義四處圈地,實則是搞房地產?

                汪建:王石,如果他要做地產,他到我這兒來干嗎,他有病啊?這個房地產這不扯淡嘛。

                你看這是什么?(汪建指著一張深圳狹長的地圖,上面的幾個黑點代表著華大不同的辦公地點、基因庫等等)我們在深圳,1、2、3、4、5、6,我們有6個點,說明我們沒房子、沒地,哪個地方給我們一個地方,我們就在那兒活著。

                《人物》:「14萬孕婦基因外泄」風波呢?

                汪建:首先,這是自媒體的惡意造謠,我們今年發布的14萬基因大數據研究全部是在境內完成的,樣本和數據全部保存在國家基因庫,不存在出境的情況,卻被惡意關聯到了科技部2015年的一起處罰上。我們已經向法院提起了名譽侵害的訴訟。

                第二,從科研的角度,我們作為基因行業的龍頭,肯定會帶頭保護好我國的基因數據安全。

                《人物》:如果沒有影響社會各界對華大的一個持續的觀感下滑的話,你本人是不太介意這種外界怎么看你的,是嗎?

                汪建:我不介意他們負面看我。

                《人物》:最近的公開談話有收斂一些嗎?

                汪建:我也體會到,大眾是大眾,你不要把這個扯到一塊。因為我覺得最大的挑戰是宗教。最前沿的科學教育可能是按月、按年就能改變的,那就是那種聰明人可以改變的。政策法規是按照十年、二十年、三十年也是可以變的,然后就是倫理道德,倫理道德兩代、三代人也能變。

                《人物》:那宗教呢?

                汪建:宗教是按千年尺度變的。

                《人物》:你從來就沒有過對某個宗教信仰會有了解的一點興趣嗎?

                汪建:我所有的宗教我都認真讀過,基督教、天主教、摩門教,教會我去過多少次。原來我道教、佛教,我都去認真在那聽,坐那后面。

                《人物》:很多人把你和文特爾做比較,你怎么看?

                汪建:他在美國社會,他有很大的自由度,我這個不能干這個事。我跟他認識15年了。在現實的社會中是企業家推動了社會進步,但是真正的動力來自于科學界。大家現在把這個企業家和政治家,都凌駕于科學之上了,但是中國科學家確實沒做出實在讓大家信服的東西。但是你看整個人類發展史上,像克萊格·文特爾,像牛頓啊,像愛因斯坦,霍金那些人都是不可或缺的,不可替代的,其他政治家那些東西是可替代的,那種真正的劃時代的科學家是不可替代的。像我們這里,華大這里,基礎科研在世界最前沿,還面臨著政治、法律、宗教的、倫理的、股民的期盼和挑戰。所以我們就處在一個源頭創新,很困難。

                《人物》:今天你幾次談到了股價,但敲鐘的時候你沒敲,為什么?

                汪建:要那么多錢干什么?而且那基本上都屬于浪費。現在中國窮人沒房子住,這不對啊,我就不愿意這種人間不平的事情,我看到我就煩。所以你看我從來不跟那些企業家混在一塊兒,說實話,我就不愛聽他們講話。你要錢干什么,錢是個虛擬的東西。

                我們家閨女也不要我的,我們家老伴,背個相機,到處拍。現在就我兩輩子已經花不完,你還要干什么,不是有病嘛。除非我要比比爾蓋茨還多點,就是我說了算,那我還有點興趣,我反正沒他多,算了嘛。

                我不是一個物質時代的人,一句話就講清楚了,我覺得生命最重要,其他的都不重要。但是因為我是上市公司的老總,我有責任,所以我就不太說話了,要不然我跳腳了嘛。你看我們這叫火星思維,什么叫火星思維,火星上不可能帶糧食,不可能帶水,不可能帶空氣,所以它一定是天下無農。一定不能帶醫生,一定不能帶藥,無病無農是我心中的夢想。

                《人物》:馬斯克那個移民火星?

                汪建:他把我送上去,我就take care其他事。他是經常想一些顛覆性的事情,我們想顛覆性的事情是為人類做好事,這中間根本的價值觀上還是有點不一樣。我現在推基點思維、立體思維、指數思維、大目標思維。我想這個,你想不想活到99歲?99能不能跳傘?99能不能跟你老伴還能打啵?對吧,為什么不能這么干呢?你為什么覺得生老病死是天經地義呢?你為什么覺得人為財死就是天經地義呢?我就不服。

                (如果)華大天天談賺錢,談股票,缺德不缺德?我就是不說。為什么有時候我生氣呢?這是引領世界的最好的機遇。我們又不貪財,我跟楊煥明(華大集團聯合創始人、華大基因理事長)我們幾個人到現在也沒把股權分到個人,又表態永不減持了,我們不就是要把這個病消滅掉嘛。你不信我,那我就說我虛榮心唄。你信我,我就要做一個歷史性的里程碑唄。

                《人物》:你給自己做了個墓碑,寫著要活到120歲,不覺得晦氣?

                汪建:晦什么氣啊,我要干掉的就是殯葬業。我最大的問題是反傳統太厲害,所以我不太敢講這個事兒,大家都是一個這么走過來的,那老是要翻跟頭,所以我堅決反對彎道超車這種提法,彎道超車就是違法的,你為什么不飛過去呢?對吧?我們跑的是兩股道,咱是22世紀的思維方式。

                《人物》:現在是21世紀。

                汪建:我穿越回來就完了嘛,一會跟你們談完了,我又回去了。

                

                談教女兒開車:我說你不“犯法”長不大呀

                《人物》:在湘雅醫學院的時候,大概從什么時候開始,你對這個領域產生興趣了?

                汪建:看到那些死人的事情,我覺得應該做點事情。

                《人物》:死人?

                汪建:對啊,我們當時有一個叫死亡病理討論。我手里死的病人,我要準備好所有的東西,得跟同學們、老師們報告,我的病人怎么死的,是我的錯誤,還是其他問題。

                《人物》:什么時候開始意識到工具在研究中的重要性?

                汪建:在電鏡室工作那段時間,對現在的影響,就是(我意識到了)工具決定論,你有工具就很容易出論文,「咣咣咣」,用電子顯微鏡做的文章,我都想不起來有多少了,七八篇,好多篇。

                (設備)大家都搶,我就不跟他們搶,你們干到8點鐘,行嗎?我從今天晚上8點干到明天早上8點,對吧。你有本事干通宵啊,你沒有啊,你有本事周末干啊,你沒有啊,我天天干啊,對吧,那個時候就發了好多文章嘛。那個時候工農兵學院剛畢業就能發很好的雜志,是沒有了的。當時我就紅翻天了,電子顯微鏡和細胞生物學要開國際大會啊什么,投到國外雜志,馬上就被人接收了,自己腦袋都這樣(昂頭睥睨)。回過頭來覺得,哎呦,有工具真好!

                《人物》:去美國后,什么時候開始對基因領域產生興趣的?

                汪建:剛去那兩年在德克薩斯大學,但是到了1990年,我們實驗室就沒錢了,然后老板就跟我說,你們能不能堅持三個月到六個月不發工資,要是有錢呢,我就給大家補。我想一想,這個不行,拖家帶口的,我夫人在那兒念書,她的學費就受不了,我說那哪受得了。我就Go west,直接橫穿美國,每天就是「妹妹呀,你走西口」——因為每天迎著夕陽,就是一種很悲催的感覺。然后走哪兒就搭賬篷,帶個長長的電線,一插,取得了電,拉過來幾十米,做飯干什么。把美國游了一遍,到了西雅圖華盛頓大學。

                《人物》:你們一起搞基因組計劃的人,最早是你先回來的?

                汪建:對啊,我說我先回來嘛,因為我那年40歲了嘛,我就在想我到底想干什么,40歲還在那些東搞西搞的寫這些文章,這些破玩意干什么,回國吧。我們能做一些更有意義的事情,老在那兒耗著干嘛呢?六年了。而且很煩的就是大家星期三下午就打電話,哎呀,說周五是不是搞個什么事情啊?周六上哪兒去picnic去啊?然后說哎呀,誰看孩子啊?我說行,你們都走,我看孩子。我那時候帶著一群小孩子,沖沖打打。

                1997年11月,中國遺傳學會青年委員會第

                《人物》:當時回來做試劑的公司,是你們為基因組計劃做的準備的一部分嗎?

                汪建:對啊,你得做點事情,得活起來呀。后來做了一下,就是很好賺錢,我當時去做艾滋病試劑呀,最后還是掙到錢以后,就到科學院去做這個事兒了嘛。

                《人物》:當時想進入人類基因組計劃,是預料到未來巨大的前景嗎?

                汪建:沒想到其他前景,就是說這個事情,該做,因為做得了。于軍是那個核心實驗室的,楊煥明又有那么強的國際合作能力,我又掙了一些錢,又有這個操作的能力。

                然后我們就強行開干,楊煥明把他家里存折,8萬全部扔給我了,就這么多了,你愛怎么著怎么著,我不管了。干唄,那時候9個人住在于軍(在美國)他們家里,他老婆氣得給我打電話,「汪建,搞什么名堂?唉呀,你家地下室、客廳,你晚上睡覺了,客廳有什么關系呀。那個地下室你們又不去,真是。」

                《人物》:參與人類基因組計劃的想法明確后,中途有沒有因為壓力而后悔過?

                汪建:1999年除夕的時候,極其憤怒嘛,原來說春節前簽一個約,把儀器送過來先做一些實驗,春節以后我就能工作了,結果誰都不支持我們,把我氣懵了,走投無路啊,第二天除夕早上放鞭炮,我開車就出去了。「春風不度玉門關」,我想到那兒坐下來把整個計劃詳細寫一下,出去也不知道往哪走,又想起我那個「妹妹啊,走西口」。一路開到拉薩,繼續去珠峰,尼泊爾。

                過樟木口岸的時候,那個海拔,從5000多米,20多公里一下降到1000多米,開天眼了,「唰」,那邊印度大平原,尼泊爾那邊平原,那個懸崖,從雪山上下來之后,郁郁蔥蔥這么大樹,那是我的福地,覺得有什么想不開的,突然就想開了,突然就開闊了。

                汪建拍攝的卓奧友峰

                《人物》:后來還一個人開車出去過嗎?

                記者:出去,哪一條高速公路開了,我就去開一遍,我們家閨女陪著我。然后她15歲,我就教她「非法」開車,她說那犯法,我說你不“犯法”長不大呀。

                《人物》:野外沒人的公路上教她?

                汪建:對呀,你像我在北京,我從昌平開到懷柔,從十三陵后面那條道走,那根本什么人都沒有,小孩一下就會了,然后(我)說你不偷東西長大,把(旁邊地里)玉米都給她煮著吃,她拿個塑料袋,把那錢掛在那兒。我說你是雷鋒啊?(她問,)雷鋒是誰呀?(她)不知道。我說那你是八路軍。八路軍是誰呀?就是吃了人家東西要付錢。她說我們老師跟我們說,都得付錢。

                2000年5月10日 中國超級雜交水稻基因組

                「為了祖國的榮譽」

                《人物》:1999年9月9號你們就正式在順義的公司舉行了啟動儀式?

                汪建:什么時候叫公司的?

                《人物》:你們公司當時不是在順義的嗎?

                汪建:是「華大」。你什么時候聽我嘴里講公司和企業兩個字呢?從來就沒改過名字。后來被人逼著要寫公司,才有公司的。

                《人物》:那天的心情和回國前在美國的感受有不同嗎?

                汪建:沒有,就(啟動儀式)我那是第一次掉眼淚,說不出話來。嗯,我當時委屈,就是這個國家事情怎么變成我們事情了。然后趕緊轉過身去喝水,然后死活、死活不轉過來。

                《人物》:之后就開始測序了?

                汪建:10月1號,50周年大慶,然后那一天晚上是中秋,然后我就買了一大堆吃的,陪著大家在那個頂樓上,就是中秋夜話。第二天就在頂上拍了一張照片,那不是為了煽情嘛,對不對?人家問我為什么要做人類基因組計劃,產業不知道在哪里,科學不知道在哪里,所有人都反對。我說為祖國榮譽行不?所以編了幾個字,「為了祖國的榮譽」。后來那個條幅一直在那兒。

                《人物》:當時試圖爭取過中科院的支持嗎?

                汪建:最精彩的那段就是在當時一個院領導的辦公室里面吵架。當時我們開始干的時候,就想給領導送了一封信過去,送不進去,我就告訴那個送信的學生去7樓,經過保衛那兒不要停,快步沖過去。然后到領導辦公室不要敲門,推門就進。等推門進去以后——當時設計好了,進門以后把門反鎖關上——警衛就急了嘛,追過來把門打開,聲音太大了,領導就推門出來了,就問什么事兒。就說送一封信,簽收后,領導就馬上打電話約我們去,見嘛。

                我呢,就留個心眼,我拍了一組照片一起帶過去。然后楊煥明就激動了,領導,這個事情你要支持,就是中國科學院干的;你要不支持,就是幾個愛國人士干的,你看著辦。我說,領導,要不請你看點東西,就把我們的照片給他,然后我就說,支不支持都干了。我說,我們反正要死了,死路一條,我等了你一個半月了,你也沒來。反正我們活不下去了,你看著辦,你不愿意做你也告訴我們,然后(中科院)就11月開了個緊急討論會,決定由我們來執行這個計劃,分了將近3000萬經費下來。

                《人物》:2000年6月26號,克林頓在電視講話中提到說要感謝一群來自中國的科學家,這讓你們意外嗎?

                汪建:那之前就確定了那個時間宣布,所以我們在6月26號的中國時間,就先搞了一場慶祝會。我說不許用桌布,你去買幾個漂亮一點的床單,然后買了一點香蕉蘋果,自己開了個慶祝會,非常寂寞,也沒照一張照片,就是十幾個人,每人吃了兩塊香蕉就完事了。這就是626那一天當時的感受,到了第二天,《焦點訪談》來找我,東方時空什么全來了,我說早干什么了?那么苦的時候,你們敢報嗎?

                2001年8月28日江澤民接見人類基因組計

                談「未來」:牛啊,虛榮心得到極大滿足啊

                《人物》:你信仰共產主義嗎?

                汪建:共產馬上就會實現了,未來是「共命」。

                《人物》:怎么理解?

                汪建:你看,它是必然會是共產主義,馬克思是對的。再過20年,工業產量還在增長,工人就沒了,一定是這樣的。那這些人沒了,干嗎呢?我幫你洗腳,你給我按摩,服務嘛。我們天天做一期采訪,聊天,講故事給別人看,這不都是服務業嘛,文化、服務、按摩,不都是這些玩意兒嘛。那怎么辦呢,那不就共產嘛,人類命運共同體的基礎是利益共同體,是共產的延續,那一定是健康、美麗、長壽、幸福。

                《人物》:「自由」不包含在里頭?

                汪建:自由是有人強加于別人不自由,你只要大家都站起來反抗,它就一定有了。但是你不能像互聯網那么,把我們好人都抹黑了,我也不爽啊。今天早上一路來,坐著公共汽車來的。在汽車上一路走,一路想,對吧,我們叫新三高,高顏值,高體質,高心智。

                《人物》:那幸福的內涵是什么呢,就是沒有痛苦?

                汪建:積極心理學,自己要調整。你看我永遠是個幸福狀態,除了像他們(指同事),經常搞一些愚蠢的錯誤,我就很不幸福,我就很生氣。被愚蠢的人罵,我就很生氣——不是,我就有一點生氣,我真的生氣是我身邊的人做愚蠢的事,我就真生氣,其他我根本無所謂。你跟我不在一個page上,不在一個時代上,我跟你生氣干嗎呢?你是你的活法,我為你生氣干嘛。

                《人物》:你現在還有具體的一些小痛苦和小煩惱,還是完全沒有?

                汪建:我講白了就是他們跟不上。幸福是一個很難量化的一個尺度。

                《人物》:記者:想到你的研究以及能夠影響上億人,甚至更多人,你的感受是什么?

                汪建:為什么不要影響全球呢,為什么要上億呢?

                《人物》:影響幾十億人,感受會是什么樣的?

                汪建:這就是問題來了。千年的中國發展史,一直跟到別人后面,我們能不能想一想我們為人類做點貢獻?文藝復興以來,五百年,所有的歷史事件都是洋人做的,中國人能不能做點什么,能不能引領世界性成就?我們為什么不在千年的尺度上想點事情,做點事情呢。

                《人物》:想到能影響這么多人,你的心理感受是什么呢?

                汪建:牛啊,虛榮心得到極大滿足啊,沒別的。你想我為什么這么積極,我為什么積極心理學啊?我無所求了,我吃飽撐的,我所有的事情都是吃飽撐的,而且我都不求,今天你看見我了,對吧。(今天早上來華大,)你從出租車下來,我是公共汽車下來的。我不會對任何政策,對中國的方式提供任何的建議,我根本就不care這個,我care的是88能不能做到,我唯一想的88能不能做到,唯二想的,跟我一起奮斗的人能不能99,我就想這兩件事情,其他都沒興趣。

                2015年10月24日華大發布首款國產基因

                因為我去說服大家太累了,我就創造一個就好了

                《人物》:所以你是一個一直在贏的人嗎?沒怎么輸過。

                汪建:我就沒跟人比啊。我跟誰比了,我活到99+是為了我自己啊,我88我是為了全人類啊,我們是共產主義的升級版啊。人類命運共同體它要實質內容啊,人類命運共同體的核心內容現在是利益共同體,再往前走是「共命」,共命的科技核心是基因科技,具體內容是那八個字。金山銀山,綠水青山,還要加上花果山和南山,沒有花果山不好玩嘛,對不對,沒有南山,就短命呢,對吧。我是汪式「五山論」,你像我今天是率真地跟你們講這些,而且這些東西不是為你們準備,這是華大所有的學習準備的。

                《人物》:王石在《靈魂的階梯》里提到,你和文特爾都給他一種科學狂人的感覺,您認同他的這種看法嗎?

                汪建:我像狂人嗎?你看我說的哪一步哪一步,偏離了我十幾年前的規劃?一個是華大五年規劃,五年以后開會的時候,我把牌子扯下來,同志們,所有事情兌現了。只有一件事情到現在11年了也沒兌現——土地。

                《人物》:你來是想蓋樓的嗎?

                汪建:我當時來的時候,王石就跟我說,給我們蓋一個華大科學家園,但是前提是我去弄地。

                《人物》:現在地不夠用?

                汪建:對啊,不夠啊,剛才給你看了。因為我們確實是把錢都放在基礎科研上去了,這是我們的毛病,對吧,因為還在跟科學院,跟北大、清華去比,這是骨子里面的東西,而且它是慣性,也時候很難剎的。

                《人物》:所以你更美好的藍圖當中應該包括員工在這里獲得很多東西,除了事業,還有家?

                汪建:對啊,我當時就想做這個園區的,讓我們這里人人都一百歲不封頂,最輕型的交通工具,零排放,這是一種future city。

                《人物》:未來城市。

                汪建:但是我那次犯了一個重大錯誤,那些人問我,你到底想要什么,我說就想做一個未來城市,我當市長,他說我幫不了你。當時我就說錯了,我說要未來村莊,未來小鎮,他說行,他以為我要個十萬人、一百萬人的城市呢,我就想要一個十萬人左右的一個新區。因為在我所有的概念里,農耕文化的時候,就圍繞著河流,交通方便的地方,形成了集鎮,變成集市,集市就變成城市,城鎮,對吧,這是農業的發展。那工業發展圍繞著工業需要的要素,成立了鋼城、鐵城、汽車城、煤城、石油城,對不對。那我現在是從物質時代要轉向生命時代,那圍繞著生命是不是有一個新型的烏托邦呢?是不是有一個新型的伊甸園呢?來實現這個東西呢,我為的是這個。

                《人物》:還在持續努力嗎?

                汪建:當然啊,但是我剛要努力建小鎮,人家說我搞房地產啊,說王石來不是搞房地產了嘛。現在嚇的我就不敢說了嘛。

                《人物》:這個夢想是從什么時候開始的?

                汪建:我要實現華大愿景,只有從我做起。從我做起,必須要有個社會環境,我就真正實現天下無農,天下無病。我就這么說吧,如果我們真的要在Elon Musk的支撐下,十萬人、五萬人移民火星,我必須滿足這兩個條件,我不能帶空氣去,我不能帶水去,我也不能帶糧食去。運載不了,所以你必須是個密封系統,那一定是天下無農的一個全新的火星農業,你設想吧,我不可能帶醫生,我也不可能帶醫療器械,我也不可能帶藥物,我一定是健康無病。

                《人物》:你是非常認真地在思考這些事?

                汪建:對,寫了好多年了,我們在規劃組已經換了三撥人了,從四年、五年前開始做這個事。四撥人了。對啊,就承諾從他們做起。

                《人物》:從馬斯克開始做這個的新聞當時您就注意到這個?

                汪建:哪有,比他早了呢。

                《人物》:之前你說,「華大基因到底想干什么,其實就是人類終極目標,終極目標是人間仙境和兩質永葆」。這里人間仙境是否等同于你剛才說的那個烏托邦的概念?

                汪建:對啊,就是你要好的環境嘛,實際上就是健康美麗的人生,健康美麗的環境。

                《人物》:你想自己先實踐出來一個?

                汪建:對,因為我去說服大家太累了,我就創造一個就好了。我研究了一八四幾年的烏托邦的那些所有的那些東西,它失敗的原因是什么?實際上是科技力量不夠,經濟力量也不夠。我現在缺的是地方,當時2009年鶴山市說給我們劃出50平方公里土地隨我們去做,但是我當時沒那個底氣。后來那個書記又走了,再也沒有一個城市給我們提出這樣的設想了。

                我們不要去做狂人

                《人物》:那在您的理想當中,是做這個future city更吸引人,還是做一個小小的,從基因上非常完美的人造人更有吸引力?

                汪建:那是future city干的事兒。

                《人物》:是future city里面自然產生這樣的?

                汪建:不是,它就是圍繞著22世紀可能出現的事情,去一步步探索。我們能不能考慮一下擺脫工業和信息時代的思維,未來一個新的future城市,它會對人類未來發展帶來啟發的,這就擺脫了線性思維了,擺脫了慣性思維了。我又沒有要多少社會資源去做這個事情。

                《人物》:你對這個烏托邦應該想了很多細節。

                汪建:有,有一個完整的東西,包括輕型車輛,那個里面沒有,當邊際成本為零的時候,當共享經濟成為一個共享,命運共同體,共享體的時候,最后會是怎么樣?這一切是馬克思當時不能想象,現在是可以看得見的物質生產里極大富足就在眼前了,現在沒讓他極大富足所有原因是在于政治上的原因,是政治人物的智慧和能力不夠,不是說那個,但是生命時代全新的東西還有些距離的,你做這些距離就得去試點。迪拜是一個讓人向往的一個試點,深圳是一個讓人向往的一個試點。

                《人物》:你們會進行一個制度設計嗎?

                汪建:沒有,那是政治家的事情,等我們弄完了以后讓他們來弄,我很知道自己幾斤幾兩的。

                《人物》:你認為有一些品質或者說價值是超越時間的嗎?

                汪建:是,是有這種情況,但是因為這個,那個品質價值這個,第一個在科學上它物質基礎還沒找到。

                《人物》:又推到這里?

                汪建:沒有物質,不可能有所有東西,對吧?那個精神東西是什么?精神東西,它總會有一個物質基礎,要不然它從哪來?我是一個純粹的唯物主義者,無非你是在量子,在夸克,在上帝粒子上去考慮問題,還是在電子,在原子上去考慮問題而已,現在沒搞清楚,沒有工具測量不了,那就放一放。終極文化一定是科學,科學技術。

                《人物》:終極?

                汪建:對,終極。因為它是放之四海而皆準的東西,它是真理性的,其他東西你是,在不同歷史階段有不同想法,也沒錯。

                《人物》:所以你有信仰的話,你信仰科學?

                汪建:對啊。

                《人物》:您曾經提到,未來不是沒有可能制造出超級人類。

                汪建:我們人是30億堿基對,這個(成本)足以到千萬,千萬到億,這十幾年,你看最主要是價格,每一個堿基對價格下降速度。剛才也給你們看了,我們那個還有1000倍的下降速度,一定會造出個全新的東西來。所以這個時候最大的障礙挑戰是宗教問題。

                《人物》:倫理呢?

                汪建:倫理是百年可以改的,宗教千年才可以改。那個太科幻了。

                《人物》:如果未來人類可以提出更多需求,比如希望孩子能夠雙眼皮,長得高。

                汪建:那個就是更大的倫理和法律問題。現在,我們現在講的是讀,你剛才講的是寫。寫沒問題,但是它是倫理法律問題,宗教問題,馬上就來了。

                《人物》:這個時代如果真的要到來,有很多人提出這個需求的話,你怎么考量?

                汪建:我不去考慮倫理法律和政策問題,我考慮的是技術可行性問題,科技可行性問題。

                但是我們不要去做狂人,去突破這個點。我告訴你怎么預防負面那一塊,怎么樣做正面這一塊。我做好支撐,我不要往前沖,不要成為宗教和倫理法律的罪人,我們不去做這個東西,我根本不需要挑戰這個東西,因為做那個就帶有更大的商業意義了,那一旦談到商業的時候,我就沒興趣了。

                《人物》:做好支撐是說可以研究?

                汪建:可以研究,如果是國家同意做,那為什么不做呢?你愿意做為什么不做呢?為什么不做做實驗呢?可以的。

                《人物》:很多人會擔心技術失控,你擔憂嗎?這個問題討論了很多年。

                汪建:討論了上百年了。

                《人物》:你的觀點是什么呢現在?

                汪建:技術永遠都是雙刃劍,那后面,那個東西出來真正要的是依法治國,所以我為什么不去討論這個問題?我提前討論就是浪費時間,我從1993年第一次參加討論生物倫理和隱私討論25年了,我真的是不愿意聽了,它還在原地轉圈,那我沒事干了我討論這個干嘛?你們愛怎么做怎么做,我把天和理給它分清楚,我把我自己需求分清楚。我控制不了的事情我就不關心,也不做。

                《人物》:那你覺得有人始終在發出這樣一些擔憂的聲音,這樣的聲音是有必要存在的嗎?

                汪建:有。人文社會的話,任何東西都是可以存在的。

                《人物》:你剛才說的做一些正面支撐,但不會往前沖,這個往前沖具體指的是什么?

                汪建:我去造個人,我不是惹麻煩嗎?

                《人物》:有評價說你內心是一個想做上帝的人,你怎么看?

                汪建:我去做那干什么?干嘛去做上帝,我做一個東西讓大家能夠活得更好,所有事情都從我自己做起。還有這么評價的?

                《人物》:還有人認為你在推銷一種長壽就能幸福的價值觀,可是永生永存一定就幸福嗎?

                汪建:不是,不要去問這個,誰愿意誰做,你可以不做,它不是一個universal的事情。我回答最妙的就是轉基因,轉基因有害嗎?我說你說呢?那你怎么看呢?我說我不怎么看,我吃,你管得著嗎?永存永生我做,有什么問題嗎?你補充一下,謝謝,保留你的意見。對吧?我希望活得長,我傷害誰了,對不對?人生有很多選擇,大家其實在評價我的時候,說有一個看法,說我是非常理性的,這種理性是基于沒有科學根據的慣性思維的判斷,但我覺得我做這些事情是極其感性的,在實施的時候是非常理性的。所以我說最高層次的理性一定是感性的東西。

                《人物》:對你自己來說,幸福意味著什么?從你個體出發。

                汪建:什么時候讓我們老大(女兒)變成我的馬仔。

                《人物》:美國政治哲學學者桑德爾寫了一本書《反對完美》,談到和基因技術相關的許多社會公共議題,其中有一項是,那些很有吸引力的技術,以后成熟或者開展之后,會不會帶來新的不平等?因為購買新技術服務是要錢的。

                汪建:會,雙面性肯定是的,雙刃性肯定是的,但是我覺得現在,你是絕對的平等還是相對的平等?現在互聯網,共享經濟,都是把邊際效應降低,把不必要成本降低。總會有這樣的情況。再不平等,大家都往前走了總是好。

                《人物》:那相對于基因科技的這種探索,還有肉體的改造,有一種聲音覺得是不是社會改造更能從體制上根本解決不平等的問題?它是否應該是優先被考慮的?

                汪建:那是他們的事,我只做我的事,我從來不參與社會科學討論。我不參加這個討論,我搞不懂。

                《人物》:今年64歲了,過去的人生有什么遺憾嗎?

                汪建:我從下鄉那年到現在,正好50年,前10年就是下鄉的時候,是求生對不對?第20年是求學。第30年是海漂。第40年是國事當家事。這10年,是把家事當國事。國事家事天下事,我希望未來的10年就是天下事,事事都是事。

                我跟王石比劃了一下。他17歲當兵,我14歲下鄉,都是1968年,所以我們混跡江湖50年,50年修成半仙,聯手闖蕩新江湖,蠻有意思的吧?我和他有很多不同,也有很多共同的愿望和愿景。他說,前1/3是爭搶好斗,個人英雄主義。這17年,是團隊作戰,萬科做大做強。下一個17年跟華大一起,回饋社會,造福人類。

                一個國家的發展,一個民族的進步,依賴于科技的創新,一定是這樣的。如何讓自己在新的時代中、變革中活得更精彩,更有意義?那你總得想想百年之后,總有部分人想想你曾經給這個社會帶來了什么?貢獻了什么?留下了什么?

                如果大家理解支持我們,我們就敲鑼打鼓,熱熱鬧鬧,奮勇前進。如果大家不同意,不支持,反對、保留各種都有,我們就自娛自樂,邊走邊唱。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騰訊微博 分享給朋友
            凱迪社區APP下載
            一点红心水论坛
            <track id="x3vbv"><meter id="x3vbv"><listing id="x3vbv"></listing></meter></track><sub id="x3vbv"></sub>

              <sub id="x3vbv"><menuitem id="x3vbv"></menuitem></sub>

              <address id="x3vbv"><progress id="x3vbv"><font id="x3vbv"></font></progress></address>

                      <th id="x3vbv"><meter id="x3vbv"><listing id="x3vbv"></listing></meter></th>

                      <thead id="x3vbv"><menuitem id="x3vbv"></menuitem></thead>
                      <sub id="x3vbv"></sub>

                      <track id="x3vbv"><meter id="x3vbv"><listing id="x3vbv"></listing></meter></track><sub id="x3vbv"></sub>

                        <sub id="x3vbv"><menuitem id="x3vbv"></menuitem></sub>

                        <address id="x3vbv"><progress id="x3vbv"><font id="x3vbv"></font></progress></address>

                                <th id="x3vbv"><meter id="x3vbv"><listing id="x3vbv"></listing></meter></th>

                                <thead id="x3vbv"><menuitem id="x3vbv"></menuitem></thead>
                                <sub id="x3vbv"></sub>

                                優秀帖文推薦

                                  回復 | 引用 | 舉報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2/19 11:10:34    跟帖回復:
                                     沙發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2/19 11:15:27   
                                     第 3
                                      神馬《狂人日記》!人家老汪不在乎錢,也不差錢,急鳥是為股票跌兇鳥怕對不起股民——老頭兒是個有道德感滴銀

                                  此貼已經被作者于 2018/12/19 11:23:39 編輯過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2/19 11:21:25    跟帖回復:
                                     第 4
                                      500年也好,烏托邦也8,都不如商業推動技術——尤其那些能滿足有錢人特別需求滴技術——以及股市弄錢重要,人生苦短,抓緊。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2/19 11:21:44    跟帖回復:
                                     第 5
                                      我永遠記住這個,不要拿人家的病當做一個商業行為,那就缺八輩子的德,我不同意,得罪誰我都要得罪。
                                  ------就憑這句話,我挺你!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2/19 11:28:52    引用回復:
                                  6
                                  轉至第4樓第 4 樓 jk100 2018/12/19 11:21:25  的原帖:    500年也好,烏托邦也8,都不如商業推動技術——尤其那些能滿足有錢人特別需求滴技術——以及股市弄錢重要,人生苦短,抓緊。    商業推動技術可以造福人類,當然讓人活上個百二十歲看起來也沒那么好,至少現在是這樣,雖然能購買這個技術的人還不多。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2/19 11:29:26    跟帖回復:
                                  7
                                      我永遠記住這個,不要拿人家的病當做一個商業行為,那就缺八輩子的德,我不同意,得罪誰我都要得罪。
                                  ------就憑這句話,我挺你!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2/19 11:35:14    引用回復:
                                  8
                                  轉至第4樓第 4 樓 jk100 2018/12/19 11:21:25  的原帖:    500年也好,烏托邦也8,都不如商業推動技術——尤其那些能滿足有錢人特別需求滴技術——以及股市弄錢重要,人生苦短,抓緊。轉至第6樓第 6 樓 sdjhf 2018/12/19 11:28:52  的原帖:    商業推動技術可以造福人類,當然讓人活上個百二十歲看起來也沒那么好,至少現在是這樣,雖然能購買這個技術的人還不多。    長壽乃至不死當然好,只是真那樣人類就格兒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2/19 11:53:21    引用回復:
                                  9
                                  轉至第3樓第 3 樓 jk100 2018/12/19 11:15:27  的原帖:    神馬《狂人日記》!人家老汪不在乎錢,也不差錢,急鳥是為股票跌兇鳥怕對不起股民——老頭兒是個有道德感滴銀

                                      現在搞科技客觀上須花大錢,不管是財政出還是上市套,一般科學技術家本人并沒那么多錢,至少開頭并沒多少錢。以前科學技術家花再多錢大家只關注成敗沒多話,因為科學技術家本人及家人生活與普通人差距不大。現在科學技術家同時也是老板、富豪,大家也就是民眾則只愿意買成功科技而不愿被騙,這個對那啥芯、那啥量子通靈,等等,都有個心態問題,當然如果不花財政錢也不上股市,那就只是資本/技術兩家關門商量的事兒,也就不用到處噴狗血哈。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2/19 15:29:56    跟帖回復:
                                  10
                                  狂妄。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2/19 15:37:58    引用回復:
                                  11
                                  轉至第10樓第 10 樓 wenwennihao 2018/12/19 15:29:56  的原帖:狂妄。狂妄只是套路,其實挺講政治的。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2/19 15:41:00    跟帖回復:
                                  12
                                      不說錢,只說并沒理由愛錢,除表達愛國、為國爭光外,謹慎不出技術格哪怕半步,只講技術并不沾染政治,挺政治的。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2/19 17:47:14    跟帖回復:
                                  13
                                    這貨當年學術造假和貪污科研經費,證據確鑿

                                    結果借助后臺背景竟然神奇逃脫處罰

                                    跑到華大繼續混去了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2/19 17:51:13    引用回復:
                                  14
                                  轉至第13樓第 13 樓 egu567 2018/12/19 17:47:14  的原帖:  這貨當年學術造假和貪污科研經費,證據確鑿

                                    結果借助后臺背景竟然神奇逃脫處罰

                                    跑到華大繼續混去了

                                  華大那個離職的高管,說要跳樓揭發華大黑幕

                                  說的第一個就是這個滿嘴謊言,毫無廉恥的家伙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8/12/21 9:52:44    跟帖回復:
                                  15
                                  神奇。
                                  2557 次點擊,21 個回復  1 2
                                  跳轉論壇至:
                                  快速回復:[轉帖]華大基因老汪—《新狂人曰記》
                                  本站聲明:本站BBS互動社區的文章由網友自行帖上,文責自負,對于網友的貼文本站均未主動予以提供、組織或修改;本站對網友所發布未經確證的商業宣傳信息、廣告信息、要約、要約邀請、承諾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實性、準確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擔保和確認。因此本站對于網友發布的信息內容不承擔任何責任,網友間的任何交易行為與本站無涉。任何網絡媒體或傳統媒體如需刊用轉帖轉載,必須注明來源及其原創作者。特此聲明!

                                  【管理員特別提醒】 發布信息時請注意首先閱讀 ( 瓊B2-20060022 ):
                                  1.全國人大常委會關于維護互聯網安全的決定2.凱迪網絡BBS互動區用戶注冊及管理條例。謝謝!
                                  • 廣告